当前位置:首页/文旅资讯/文化

松桃寨英古镇,如梦如烟的往事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寨英坐落在梵净山脚下,是松桃苗族自治县境内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座古镇。它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建筑群包招古城墙、城门、码头、石板街道、商号、茶楼、会馆等。在今天看来,这些独具匠心的古建筑不仅构成了寨英丰富的旅游资源,同时还为研究古代建筑提供了翔实的具象参照。它们是梵净山区苗族建筑与江南水乡和徽派建筑的集大成者。在这里,苗族文化与外来文化的交汇与融合,成就了寨英独特的精神风貌和文化气质。

作为文化古镇,寨英的建置可以追溯到六百年以前。据《贵州通志》记载,明洪武年间,皇帝第六子朱桢、征虏将军汤和与颍国公傅友德为了平定少数民族暴动,不远万里来到寨英。他们率军沿辰河逆流而上,抵达铜仁锦江,然后进入寨英河。昔日的寨英河水域宽广 ,两岸物资丰沛,人畜兴旺,再加上四面环山,有易守难攻之势。他们便决定在这里建立军需转运站,以确保前方的供给。于是修码头,筑城墙,建民舍。随着驻车家属的增多,各地富商也纷至沓来,购置房产,开设商埠。这样,沉睡在重峦叠嶂中的寨英一夜之间便成了梵净山区重要的军事和经济重镇和交通枢纽。赛英因此成为贵州著名的古镇之一。《松桃厅志》记载了当时繁荣的景象:"三郡朝谒,岁如蚁聚","川楚之民, 络绎不绝"。

从幕后走向前台,在纷繁复杂的舞台上,历史的追光始终跟随着它,跟随着它的荣辱与兴衰,光荣与梦想。与此同时,梵净山的佛光也开始惠泽寨英。作为著名的佛教圣地,梵净山吸引了大批朝圣者。尤其是由僧毁墨于洪武六年( 1372年)兴建的天马寺,整年香火不断,烟雾缭绕,香客络绎不绝,是梵净山上独树一帜的名庵。它距寨英古镇只有半天的路程,所以,许多远道而来的香客往往要在寨英住一晚上,以便第二天早有足够的精力上山拜佛。这样,寨英又为朝圣者提供了歇息之便。这些香客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增进了寨英的经济繁荣和文化交流。

由此我们不难想象,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些自诩为天字号、地字号、协裕祥、吴祥泰的众多商号和客栈以及殷实富户的大门前都挂上了红灯笼,粉红柔和的光照在雕花的门楣上,若明若暗,昭示着主人的富有,同时也透露着几分神秘。在没有电的时代,红灯笼无时不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这样的气息高贵而又奢糜,它像水一样在青石板铺就的街巷缓缓地流淌,给热闹的夜市注入了活力与喜庆的色彩,把本来十分平淡的夜色装扮得分外妖娆。

这就是昔日的的寨英。 昔日的寨英像一位美丽的女人以想象作婚纱,正风情万种地向我们走来。

在那个占山为王的年代,经济的繁荣,必然会招蜂引蝶,成为盗匪关注的目标和勒索的对象。而当时的山森林密布,是盗匪们最好的藏身之所和值得信赖的大后方。盗匪们在作案之后可以迅速地藏匿其中,即使是军队也难以进山清剿。有了这样的前提条件,盗匪们便肆无忌惮地开始打家劫舍,巧取豪夺,扰得整个古镇鸡犬不宁。面对这个现状,在清剿无力的情况下,聪明的征虏将军汤和与颍国公傅友德决定放弃徒劳的进攻,而开始了一劳永逸的防守。他们在古镇的四周修筑了城墙。和许多北方的城墙样, 没有嘹望台和风火台, 并留有密集的枪眼。东西南北都有城门,目的是为了方便人们的进出。当然形迹可疑之人、别刀背枪之人是不得轻易进入的,因为有士兵不分白天黑夜地把守。即使盗匪乔装打扮混了进去,他们最终还是插翅难飞。

这项浩大的工程虽然耗费了许多人力和钱财,但它却保证了一方的平安。那些至今仍然保存完好的庭院和楼宇见证了这一切。我们无法知道昔日的富豪们为了修筑城墙而慷慨解囊时,是怀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情。但有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对盗匪的刻骨仇恨和对宁静生活的无限向往。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才使得那一幢幢精雕细凿的房舍在穿过漫长的时间隧道之后,得以完好地传承下来,成为后人仰望的风景。

南面的城门由粗石块堆砌而成。由于年代久远,城门上长满了青苔和杂草。石块的缝隙之间,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在顽强地生长者,并盛开着淡红色的花朵。城门已经没有了往昔的威严,但雕刻在门框上的太极图案却依然清晰可见。在岁月的流逝中,用坚硬的石头垒砌的城墙开始纷纷坍塌,最终成了历史的废城和时代的祭品。那些来不及坍塌的城墙,在经历过风吹雨打之后,看上去也显得十分脆弱,仿佛只要抽去生长在其间的一棵草茎,整个城墙就会轰然倒塌。以至于我们不敢在城墙上行走,只能站在城门上生发无限的感叹。

事实就是这样,当我们从南面城门来到位于寨英河岸的青石水门之后,我们认知了历史发展的必然。据介绍,之所以要设此水门,主要是为了以济舟楫。在这里,昔日百舸争流的繁荣景象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它以一幅水墨画的形式印在了我们的脑海之中,也像电影中的一个镜头,离我们是何其的遥远。而眼前的水门则显得破败和冷清。没有了船只的水门就像被遗忘了的孩子,孤独、脆弱,同时又惹人怜爱。

追究这些历史的渊源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寨英古镇,不论是城墙、水门还是那些雕梁画栋的屋宇,它们身上无不带有强烈的地方意识和宗教色彩。尽管在客观上它们是由于商业的发展才兴盛起来的,但在组织的形式和操作上,却处处能见到来自梵净山之外的繁华都市与秀丽乡村的影子。这也就更加证明了寨英古镇是根植于外面社会的延续。所有在外面社会已经约定俗成的规则在变了个样子之后,甚至是一成不变地被搬上了这座偏远小镇的舞台中心。

历史上,在寨英开设商号的人大都来自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和广东,也有本地人。他们当中有小商人、土司、发了财的军官及工艺匠人。因居住习惯不同,各人情趣爱好不同,他们对居住建筑设计制作要求亦不同。在古镇保存完好的建筑中,我们可以看到有的疏朗,有的华丽,有的淡雅。建造者们把江南水乡的建筑艺术与梵净山区的建筑艺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种特殊的建筑模式。"富华商号"正厅上方修造了苗族建筑特有的美人靠;大水门左侧吊脚楼临河边建造耍楼, 是商人们聚会休闲的场所;"何和顺"商号中间桶子屋的大门采用石山顶滴水楣结构,左右两厢的花窗非常精美;"同心昌"商号的花厅隔门是用梵净山楠竹片巧妙组合而成的。

著名的"福寿宫"就修建在一条幽静的小巷里, 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和紧邻的"万寿宫"一样, 经过了几百年的风吹雨打,现在看上去已经显得破旧不堪。朱红的大门脱落了,雕花的窗格也已残缺不全,厚实的门栏和粗壮的木柱被刀砍斧削的痕迹随处可见。但这一切却始终遮挡不住宫殿最初的豪华与气派。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它都称得上是古代建筑艺术的集大成者。

宫殿的主体建筑都是围绕四方天井拔地而起。宫殿坐北朝南,这是中国南方建筑的一大特点。据说最初这里供有神像,或者是佛祖。聪明的湖广商人当然希望每时每刻都能够得到佛祖的保佑。凡是他们足迹所到之处,也无一例外地将信仰传播到所在的地方。其实,宫殿带有庙宇和宗教的色彩在当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犹如散沙般的众人在异乡经商谋生,本质上需要一个能够团结在一起的组织,但这种组织又需要一个共同的信仰加以维系,宗教自然是最能被普遍接受的选择。何况宗教里倡导的济世精神与人们的价值观念又相当一致。

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无法知道这位宫殿的主人姓甚名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位最初的捐资修建者去世之后,必将会成为被供奉的对象,作为一种回报,设长生禄位,供后人景仰。这在活着的人看来,是一种非常崇高的荣誉。在这里,无形的神和活着的人的双重供奉实际上树立了一个既宏大又具体的价值坐标。可惜的是,一切都在时间中消失了。宫殿虽然原样保留了下来,但这些原汁原味的能够反映出当时社会特征和商人心态的细节却已荡然无存。

沿着四方井往里走,在宫服的后面,修有一座戏楼,名叫"湖广馆"戏楼。透过那些雕梁画栋,可以看得出攻楼曾经是相当典雅和精美。时过境迁,现在的戈楼墙瓦破损,暗淡无光,仿佛是一个满脸岁月风霜的老妇在寂寞地倾诉。站在这座戏楼的前面,你只能是依样遥想当年的喧闹与豪华。

戏楼应该是和宫殿同时产生的,所以,它的建筑风格与宫殿保持着高度的协调一致。 戏楼顶部的结构非常符合自然扩音的声学原理,所画的图案,包括戏台的大小、高度也都遵循了严格的规律,处处显示出制造者的一丝不苟。戏台前设有许多座位,由低往高依次排列开去。这种源于乡村庙会或红白喜事时请戏班子唱戏的传统在戏楼的布局上得到了张扬,它与戏楼的缜密和精致相得益彰。在这里,宫殿因为戏楼而产生了让众人娱乐的功能。在富商们看来,只有在这种融洽的气氛中,许多交易才容易谈妥,许多感情才方便沟通,人气也才能更好地聚集。

或许,这就是湖广商人的高明之处。正是这种大智慧和大手笔才把他们和许多平庸的人区别开来。不论何时何地,湖广人都在一如既往地领导着时代的潮流。最主要的是,这些建筑都完美地体现了湖广人在不同时代所具有的良好的精神风貌和心理素质,同时,也完整地记录了湖广商人奋斗不止、勇于探索的心路历程。

薄暮中的寨英,细雨蒙蒙,许多人家的灯都亮了起来。昏暗的灯光穿透玻璃的窗户,把青石板铺就的街巷照得若明若暗,恰似一种温暖的召唤。街巷两边人家的房屋多为瓦木破石结构,飞檐拱脊,古色古香。其回廊天井,布局精巧。不论是一方柱石,一道门楣,还是一框窗棂,都经过精雕细凿。其工艺之讲究,无不洋溢着灵动的气息。青石板的路面光滑平整,看上去古朴别致,干净清爽。由于下着毛毛细雨,路面有点湿滑。斑驳的灯影,就在这份湿浦滩中鼓跃不停。在这样的环境中行走,仿佛走进了远古的梦幻,感觉逝去的光阴在一片朦胧中顿时清晰起来。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过去的繁华和喧闹,竟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的。适才对古城墙和古建筑的关注现在已经成为记忆,正在温柔的内心中像寨英河一样急速流泻。一切都是那样奇妙和美好。

雨水真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奇妙的精灵,它在一夜之间使本来十分古老的寨英又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1998年4月,一个淫雨纷飞的下午,著名作家张克寻梦一般来到了寨英古镇。也许是得到了神灵的启示,他奇迹般地在那些青石板上发现了一幅幅妙不可言的图画。后来,他把这些画称为"天画"。与那些精美的油画和水彩相比,这些铺在街巷的天然石版画给人们提供了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它们算得上是寨英古镇最动人的绝唱。这样的旷世发现,让那些在青石板上走来走去的寨英人惊叹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些平凡的青石板上竟然刻满了栩栩如生的图画。然而,他们却清楚地知道,这些图画会在未来的日子里精心装点着他们的生活。

作者简介:完班代摆,原名龙志敏,男,1964年生于贵州松桃,苗族。1986年开始发表文艺作品。著有散文集《松桃舞步》、《牵着鸟的手》、文集《错误的暖色》、《摄氏8度》(与人合著),编著《松桃印象》。有多篇作品入选各种选本。散文集《松桃舞步》获第九届全国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和2009年第四届贵州省政府文艺奖荣誉奖。

上一篇:
下一篇: